• 受邓飞邀请,与一拨搞深度的记者去东棉花胡同江湖酒吧扎堆儿,去的有点晚,到了一个屋子,有人打牌,还有人在抱着吉他唱歌,觉得挺有意思。一会儿一个记者兄弟挪过来说过,我说,这个酒吧还蛮好玩儿的,唱歌的蛮不错。记者皱了下眉头,笑说一晚上就唱着一首歌呐,没换过都。


    看那个唱歌的小瘦干巴,总觉得眼熟,像张楚,不过总不确认,屋子里面,包括和他一个桌子的人,也都没把他当回事儿的样子

    过了一会儿,他们去另外一个屋子给观众唱歌去了,可能是在我们这个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