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标签: 摄影  北京  南城  拆迁  20081130南城18张  下面是2006年初春时这个地方的样子,虽然当时已经意识到到现在的事实,但还是蛮感慨的吧

    南横街2005年告别南横街,最后一次拍照这条每天上下班都路过的街,到不了2008,这里的一切都将不存...
  • 报社内部网上有个出题目,用四个字形容自己的2005。

    我想了想

    “弹尽粮绝”

    写下这么四个字,倍儿酸楚。

    前两天跟人总结2005,当然不限四个字

    我说,主要办了三件大事

    第一泡了一个妞

    第二换了工种

    第三买了个房

    这三件事直接关系到我2006年的生存状况。

    三个事中,泡妞这件事最让人高兴,妞儿是个好妞,虽然发小脾气的时候让人恨得牙根儿痒,但乖巧起来也实在让人心花怒放。泡妞的直接结果是,我今年买的衣服差不多是前三年的总和了,临老了也成了一个花样男子,香港话叫“潮人”。

    换工种这个事,导致的直接结果是2005年的生活变得乏味无比,乏味无比。年终盘点的时候几乎盘无可盘,几乎就是报社——住处两点一线,北京丰富的文化生活和夜生活几乎未能再涉足,对北京竟然逐渐陌生起来。喜欢摄影,但大部分时候只能在家拿着相机乱拍一气,买相机的半年内我拍了一万多张,现在基本没啥变化,翻过去一年拍的东西,也翻不出几张好看的来。我对此深感恐怖。最为恐怖的是,举目前看,似乎看不到这种生活的尽头。当然好处也有,做报纸毕竟要做一下本地新闻,尤其是在新京报这样的地方,不在这个部门锻炼一下,似乎有点遗憾。另外的好处就是省钱,除去周末,我一个星期也就花几十块钱,没地方也没时间花。

    买房子这个事,最让人咬牙切齿。对买的房子我不能说很满意,我想买个两居,我想买一个朝南的,我想要尽快交房的,但我实在是没有钱再买好的。即使这样,我一个月的收入三分之二要分别交给银行和房东,这样的时间还要持续一年半,而且剩下的钱还要留着攒点装修前,而且我买房时还借了别人一万块钱要还,天啊……

    雪上加霜的是女友辞职了,虽说她很努力的打零工挣钱,也很努力的压缩自己的开支,但也还是捉襟见肘。

    除了“弹尽粮绝”还能说什么呢?

    2006年,我所有的愿望就是,赚点钱,再赚点钱。

    如果还是目前这样的工作环境,工作节奏,多赚钱只能是说说,一天除了睡觉就是上班,工资基本固定,打零工的可能基本为零……

    弹尽粮绝啊!

    很多相熟的人说我成熟了,不管是平时见面比较多的,还是疏于见面只能网聊的,甚至一些只看我博客的人都说这样的话,我觉得太奇怪了!

    我能感觉的是,我在今年胆子变小了,变得有点战战兢兢,甚至有时候觉得自己老气横秋,难道这就是成熟?我昨天在QQ上对一个说我成熟的朋友说:可能是成熟了,但觉得自己脑子中的想法越来越少了,很害怕……

    这篇博是我在BLOGBUS上的第一百篇博,自我纪念一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