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告别2008

    2008-12-31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zhengweekly-logs/33220671.html

    看了很多新年的专题,只记住了一个:“如果2008没有来过”

    如果2008年没有来过,那么:

    我还是一个未婚青年

    我还不知道为陌生人哭泣是什么感觉

    我还是在做一份需要解释我的职业是什么的职业

    我还是一个烟民

    ……

    2009年,许下自己的愿望:

    做成一个受人喜爱被人尊敬的媒体

    做一个到09年底还能被人记得的报道

    做两到三个可以销售的栏目

    认识更多优秀的同行并成为朋友

    与更多优秀博主的并成为朋友

    出一次国

    去一个从未去过的省份

    做一个每周更新五次的好博客

    能够成为一个准爸爸



    MSN好友问我,时间的尽头什么意思?

    有两个意思,一个是涉及国家的宏大主题,一个是涉及个人的小情怀

    从2001年7月13日,时间开始了,闹钟顶在2008年的8月8日晚上8点8分,北京,乃至全中国开始了数年的倒计时,一切为了2008,不止是体育,而是社会的方方面面,进行了一场铺天盖地的总动员,在所有官方的远景展望中,这个远景展望的终点就是2008,大家喜欢说,到2008年,我们将……

    2008终于如期而至,我很怀疑,到2009年的时候,中国人会面临一个空前的失落,追逐到了终点,愿望终于达成,兴奋过后,却有一些茫茫然,突然失去了方向,就像苏联解体对美国人心理的冲击一样,我不是具体地指某件事情,而是指一个民族的心理,国民为了一个宏大目标集体亢奋了这么多年,该如何面对后面平静生活的家长里短?还是像美国人一样,致力于创造一个敌人,创造一个目标(曾经是中国,曾经是俄罗斯,现今是恐怖主义)?

    2008,在中国人心中,就是时间的尽头,好比共产主义实现以后改怎么办?

    2008年,是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年,关于此的宣传,已经在有条不紊紧锣密鼓的筹备或者进行中,中国终将以奥运为标志,长大成人,和西方列强坐在同一个桌子上聊天喝茶。

    而我,也将迎来我的30岁。

    30岁,对于一个年轻人而言,也是另外一种意义上的时间尽头。

    前年此时:

     

    这一年,我经历了人生最大的感情挫折,我无法接受,但不得不接受

    这一年,我从一个传统媒体到互联网媒体,前面一片漆黑,又片许光亮,但不知哪个才是将来的方向,抑或还要继续向黑处去找路。

    这一年,我遭到父母势头最猛地逼婚浪潮,我很无奈,只因我和你在一起玩儿,他们觉得我都已经和你在一起玩儿了,就应该有自己的家庭了,可是我没有。

    这一年,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收获,感情从有到无,一样的穷困,有人说挫折也是一种收获,能让人变得成熟,我告诉那个人,人总得学会自我安慰,如果我们一直能够不成熟的,非常幸福的生活到老,谁他妈的愿意成熟?

    我不是在抱怨你,到了改告别的时候,萨达姆跟你告别的时候,他还能劝人放弃仇视呢。

    我感谢你,感谢你什么呢?让我空长一岁?让我可以卖老?

    跟你在一起,真的很失败

    对不起,2006先生,我喝了点酒,说活没有遮拦。

    再过几个小时,我们就永别了,你说,我将来会想起你吗?

    也许会的,因为和你在一起的种种不愉快

    如果你和我相伴的日子是最不愉快的,我觉得也满好,起码不能再差了

    我对你很失望,很失望,2006先生

    我像送走一个贪腐官员,迎接下一任官员的小吏或者草民一样

    既心怀期待,又心怀忐忑

    我期待2007先生陪伴我的时候,能够不要像你和我在一起时这么倒霉,我还怕,它比你还狠

     

    前前年的今日:

     

    很多人在MSN上问我报社的事情,我总是说:可能是,SHOULD BE。

    今天,传言还是成了可怕的事实。

    我没什么太多说的。

    不知道说什么……

    会继续呆下去吗?

    我受的新闻教育是与他们的格格不入的,他们要我做的事,我肯定做不好。

    怎么呆?

    换个工作?

    哪有那么容易?我一个月要还3000月供,1000房租,积蓄为零,没有工作,我一个月都没办法生活……

    从毕业来,我进过三家报社,都是创刊的时候进的,每个报纸都是折腾得要死,来新京报后,我一直在想,这是一家我可以烂在这里的报纸,谁也别劝我,谁也别拉我,怎么着,我也得等到这个报纸盈利,分一杯羹再走,我再也不干我栽树别人乘凉的傻事儿了,MMD,没想到有人还就想好了,等树栽好了他来乘凉,他能乘得到凉吗?

    离开北京?

    我刚买了房子,另外我还没有在北京呆够,当夜班编辑以来,对北京更是逐渐生疏起来,许多地名只是在记者写的新闻上见过。

    我缺少他们那样的义愤填膺,我甚至为此感到有些惭愧,我就是这么一个大背景下的小人物,我活得惶恐,但这样惶恐的生活都难以再继续……,这就是和谐社会吧。

    别再问我什么内幕了,我不知道,而且我知道,问我的人什么都清楚,是的,你知道的就是真的,对的,无须我再确认一遍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2008读的书 2008-12-31

    评论

  • 看到了一些很有趣的图片和网站
    和一些坚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