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周末读书观影笔记

    2008-12-29

    Tag: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zhengweekly-logs/33110725.html

    周末过得很充实。

    计看书两本:《三联十年》、《撬开苹果》,看电影两部:《非诚勿扰》、《叶问》,拔智齿一颗,去三里屯看概念店若干:苹果 阿迪 优衣库。

    先从电影说起。

    相声+小品+广告+风景画=非诚勿扰

    在中关村美嘉影城,挤在嘈杂的人群中,看着一眼看不到售票员的队伍,广播里一次又一次广播:三个小时内的非诚勿扰已经全部没票,只有《大搜查》……跟老婆说:不是说经济危机吗?不是说萧条吗?人怎么疯了似的?就这消费能力,还要刺激啊?

    在电影院,我就在一直想,MD,回家一定要在豆瓣上给这部电影打个劣评,在博客大骂一顿,简直是难以忍受,但鉴于电影还没放晚,一直在想,没准接下来有好的,就在这样的期待中,直到字幕出现……MD!

    葛优见的那么多问题女人,无非是段子的累加,对影片叙述毫无意义,去各种各样地方吃饭,天南海北的出差无非是因为广告客户在那,羽毛球场,海航、招行信用卡、杭州的楼盘,清华同方的大LOGO,植入广告很多好莱坞电影都做,但这个电影基本上做成了植入了部分情节的广告,插得十分生涩。

    大量毫无意义的空镜,镜头运用十分成问题,邬桑告别秦奋后,有差不多五分钟时间的长镜头,镜头运用十分诡异,我一直在担心,边上的小路上肯定会出来一辆车把他给撞死,或者起码发生点什么别的意外事件,但是,这五分钟完了就完了,什么也没发生,MD……还有,动不动给一个巨大的风景镜头,前后都没有任何关联,前一个镜头是风景画,下一个镜头就转入室内……

    太气人了,比十年前的《不见不散》都差……

    今天早上看了两篇关于《非诚勿扰》的文章,一篇是三联生活周刊的《冯小刚:有观众给我撑腰就够了》,另外一篇是三联的名博王小峰的《试论冯小刚的鸡贼技术》。
    前者是冯的近乎哀求式的自我辩解,按照他的辩解,他,一个伟大的导演,面临广告公司和审查部门的双重钳制,毫无创作自由可谈,想拍的片子(《温故1942》和《特务》)不能拍,能拍的电影里,抵不住人家要放广告,而且他对此做了殊死挣扎,掀了桌子,摔了杯子,但人情总是要讲的,不能让东家赔钱,不能让身边小姑娘失业,所以牺牲了自己,成就了众人,而他对这部片子的想法呢,也就是玩玩,保证了质量底线,还有摄影师吕乐拍了一些好看的风景。

    就这样一部导演自认为是玩玩的电影,在首映当天半夜,门户网站出了一条负面新闻,冯师傅一晚上没睡着,他不能让真相流出来。

    后者是对冯极尽人身侮辱之能事的刻薄咒骂:爱哭,做人猥琐,毫无骨气,丢得起人,吃得起屎,坚决看人下碟,拍什么都透露出那个猥琐劲儿……

    再次确认,这部片子没有任何值得称道之处,包括冯自认为还过得去的风景照。这样的电影能够卖两亿,只能再一次说明,中国是多么一个记吃不记打的民族。

    至于我,MD,老子是被老婆胁迫的!我要看的是《叶问》!



    看完之后,我在豆瓣上的打分是五颗星:强烈推荐

    强烈推荐不是因为这部电影毫无瑕疵,而是因为,他好的地方太好了,其他地方可以忽略不计了。

    年度最好看的功夫片,打得真好看,当然,你确实得对其他部分的瑕疵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比如主角貌似都没有表情:甄子丹没有表情,熊黛林除了最后哭了会儿,其他时间也没表情,任达华除了挨打时做出了痛苦的表情,其他时候也是面无表情

    比如来踢馆的北方汉,看着也是一条好汉,最后竟然沦为劫匪、汉奸,情节上无法接受。

    比如武家小弟就为裤子被脱掉,就羞愤到去投贼,也是匪夷所思。

    ……

    这些对于一个功夫片来说,都是小结,最后打大BOSS的桥段却是一个硬伤,池内博之功夫太差导致在和甄子丹对打时,基本未作抵抗,便被打死,让人实在遗憾。

    看到一些影评,说到国仇家恨啊,说思路老套啊,唉,都不重要啦,谁认真看情节嘞,要比情节,《霍元甲》比这个不靠谱太多了……

    不过,观影现场,观众的一些反应还是让我有点不知所措:

    甄子丹一打十的镜头结束收,电影院竟然响起了掌声……

    佐藤少校被李钊一枪打死后,电影院竟然又想起了掌声……

    大家都还是很投入滴……

    在全剧终,我觉得应该给整个片子一点掌声的时候,发现完全没有……

    出了影院,我老婆恨恨地说:以后再也不看这些抗战背景的电影啦!春节后不去日本旅游了!日本人都是坏蛋!

    我无语中……

    印象中,三联生活周刊杂志可不只十年了,貌似我刚上大学时就有,怎么会在现在冒出一个三联十年呢?翻开才明白,正常出版是在1998年,嗯,相约98那首歌仿佛就在昨天,可感觉三联似乎已经牛逼很久了。

    为数不多的面试生涯中,几次会被问到,喜欢看哪本杂志或者报纸,原因是什么。结果证明,三联是一个保险的答案,喜欢南方周末容易被人疑为愤愤,喜欢《男人装》的容易被人误解为一个娱乐致死毫无思想内涵的新青年,甚至喜欢《中国新闻周刊》都会被误解成新闻原教旨主义者……总之三联这个答案比较保守,也比较可靠,也不是很愤世嫉俗,但也不是好无立场,不是很“硬”,但还有些硬桥硬马的社会新闻,既不学术,却也有一些些思想……,时至今日,如果谁要去媒体面试,被问到这个问题,建议还是如此作答。

    书的前半本比较好看,因为前半本基本都在讲98年以前的三联,也就是三联史前史,通过参加过草创后来折戟沉沙黯然离去的N多元老的记述,我们看到了这本刊物的种种其他可能,而又感慨,幸亏这些种种可能并未实施,我不是说现在版本的三联是最好的,但他确实是最讨巧的,对“三老”的满足平衡方面很讨巧(所谓“三老”是行内黑话,指的是老板——也就是广告客户、老百姓——也就是读者、老干部——意即审查部门)。

    前半本好玩的地方是,如今再平常不过的市场规则,仅仅在十年前,那些已经混成资深媒体人竟然闻所未闻,并大呼匪夷所思。一干资深草创编辑飞去香港面见投资人,投资人问这本杂志的卖点是什么?几个老人家面面相觑,不知道资本家在说什么?问有没有分析过市场,谁会买这些杂志,他们的消费能力如何……几位老人家灰头土脸的回来了,完全不知道对方会问这些问题,他们准备都是我们要做这个我们要做那个……鸡同鸭讲

    总之,这个世界真的变化太快了,那些编辑的名字,现在写出来也是名震江湖的人物……你们自己看书去吧……

    好像,我还要申明一下,我绝对没有讽刺或者嘲笑这些前辈的意思,我对他们依然充满了敬仰,毕竟没有人能够拔着自己的头发脱离自己的时代,我嘲笑他们,相当于我嘲笑李白没看过电视……

    后半本,就比较无聊,各记者讲述自己的三联生涯,一般规律是这样的:向往已久,偶然有机会,入门被挫,领导严苛,工作渐入佳境,领导原来如此和蔼可亲,(有一部分)离开三联,很怀念这个队伍……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当事人 2007-12-2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