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老家来电——大厂故事

    2008-12-10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zhengweekly-logs/32357512.html


    昨天爸爸给我电话,说他退休前的工厂已经部分停产,很感慨。

    这是从他们工厂网站上找到的资料:

        中国长城铝业公司是中国铝业公司的成员企业,是集生产、建设、科研、经营为一体的国有大型综合性企业。

        公司前身为始建于1958年的河南铝业公司,先后更名为郑州铝业公司、五○三厂、郑州铝厂,1992年6月由郑州铝厂、中州铝厂、郑州轻金属研究院、郑铝矿山公司组建成立中国长城铝业公司,为中国最大的氧化铝生产企业。至2007年底,公司共有从业人员5600人,资产总值34亿元,综合经营收入18亿元。

    我们当地人都把这个厂叫五〇三厂,或者上街铝厂,这个厂像许多国有大企业一样,由一个厂发展了一个城,上街本来是个村,因为这个厂,成了郑州市的一个区,这种地域划分十分诡异,明明在一个县的辖区内,却被命名为省会城市的一个区,让许多脑子简单的小孩儿搞不懂,上高中时,历史老师经常用这个例子形象地描述租界的概念……

    很长一段时间内,上街区中心要比荥阳县城“洋气”不少,在这个标准的中原地区,在上街这个地方,官方用语竟然是普通话,也是十分诡异的事情,长大后明白了,这个厂的骨干大部分来自东北地区,他们离开黑土地,在这个陌生的地方工作、恋爱、结婚、繁衍后代,但乡音终究未改,在农村人的眼中,这些带着东北味的普通话已经是“洋腔”了,而他们尽管在一片河南土话中包围着,还是努力让自己的孩子学普通话,似乎也有某种不好说明的倨傲在里面,他们是工人,而我们是农民……

    我的家,就在荥阳县城和上街区中心的中间点,我的爸爸在我出生后的第四天,开始到这家工厂上班,直到我大学毕业前一年他退休,这二十多年,我最被人确定的未来是接父亲的班,而在我大四那年,还真的被父亲领到了他们的人才中心,交了一份简历,尽管在我看来,这只是对父母的一个交待,让他们知道即使我在外面找不到工作,还是愿意回到这里的。

    这个厂福利之好,在我们这些农村人看来,进入了这个厂,几乎等于进了天堂。我从小接触的和现代有关的东西,无一例外的来自这个厂,它几乎是包下一家人的吃穿用,海鸥洗发膏、蜂花洗发露这些东西都是工厂里发的,而在此之前,供销社和小卖铺也不曾卖过这种东西,他们那个采购一定是个热爱生活的人,大概是在86年前后,我见识到了一种叫洗面奶的东西,为它到底是吃的还是洗脸的还是抹脸的迷惑了好久,最后的用途好像是用来抹脸了……逢年过节经常会吃到那些从来没见过的东西,尤其是各种各样的鱼,搞笑的是,有一次工厂发螃蟹,那些在工厂上班的农民们哪里见过这个?也不会吃,卖了吧。于是,当年荥阳上街两地的螃蟹价格大跌。

    这样的事儿很多,换我爸妈来讲,估计更多

    当然了,不是都好,这个厂确实造了很大的污染,现在用GOOGLEEARTH看上街区,都会发现是白蒙蒙的一片,而荥阳本来号称柿子故乡,小时候遍地柿子树,秋天家家户户都得做柿饼,据说现在柿树基本都不怎么结果了,都是污染的缘故

    我爸爸说,也不是没治理,但底子太差,改造不过来,重新规划排污系统,成本比把厂子推到重来的成本都要高,只能这么将就

    将就到现在

    四个电解厂现在已经全部停产,而电解正是产生粉尘污染的大户,小时候我经常去他们厂里,那个灰啊,爸爸说,现在大家还正常上班,到单位就闲聊呗,工资基本还能发得下来,而且据说,就算是情况好转,至多也准备再其中四分之一,其他的不搞了

    从企业的角度,不全是坏事儿,本来这个工厂的主要项目也不是直接生产铝锭,而是生产氧化铝,但电解厂的关掉,让当了一辈子电解工人的爸爸,可能缺少了一个怀旧的由头,他度过二十多年岁月的电解车间,即使不销毁也会挪作他用,都说睹物思人,物没了,总归少了一个情感寄托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
    评论

  • hi,老乡,我也是那里的,哥哥也是那里上班,有时候通过google earth 看,还能找到我家,小学,中学,高中,经常去游泳的地方,从空中看就像在看过去

    博客不错,收藏了,有空看看